攀枝花市東區人民政府網站歡迎您!  
當前位置:首頁 > 政務公開 > 最新政務信息 > 熱點關注 > 正文

打好精準扶貧“組合拳”【奮進四川這一年之三】

時間:2020-01-02 來源:川報觀察  閱讀次數:

  剛剛過去的2019年,在四川打贏脫貧攻堅戰進程中,極不平凡。

  空間上看,2019年計劃摘帽31個縣,分布在四大片區,為歷年最多;時間上看,2019年,四川計劃實現藏區貧困縣全部摘帽,涼山也將首次有貧困縣摘帽。面對深貧堡壘,四川發起總攻!

  這一年,越來越多的扶貧產品,貼上“四川扶貧”公益性集體商標,上展會、進機關、入商超……

  這一年,26萬排查人員走村入戶,查看“兩不愁三保障”落實情況,用腳步丈量老鄉與小康之間的距離。

  這一年,從建房修路到移風易俗,從控輟保學到禁毒防艾,涼山正書寫“脫貧奔小康”新的偉大史詩。

  這一年,有些幫扶干部永遠離開了我們,李軍、袁劍、馮輝……他們是倒在戰場上的扶貧英雄,值得永遠被銘記。

  巴山蜀水間,舊貌換新顏。

  2019年已悄然而去,此時此刻,建筑工地上的忙碌身影、產業園里的機器轟鳴聲、農民夜校的沙沙筆記聲……正匯聚成四川奮力奔康的交響曲:我們,大步走進2020年!

  新部署

  解決孩子戶口問題 大排查讓娃娃“重生”

  【攻堅部署】

  四川在全國率先開展落實“兩不愁三保障”大排查,并要求對所有建檔立卡貧困戶全覆蓋。大排查從2019年6月開始,集中3個月時間,共抽派26萬人,按縣級自查、市級抽查、省級核查(第三方核查、媒體暗訪)三個階段,運用“一進二看三算四核五填六評七簽”七步排查法,對全省161個有扶貧任務的縣市區、11501個貧困村、32790個非貧困村開展排查。

  【攻堅故事】

  川報觀察記者 侯沖

  “戶口上起了,醫保買起了,現在娃娃啥子都有了!”2019年12月27日,秦巴山深處的旺蒼縣水磨鄉火花村,建檔立卡貧困戶何道平看著院壩里玩耍的兒子何俊,臉上樂開了花。

  2018年7月之前,何俊還一直是何道平的“心病”。

  何俊并非何道平親生。2017年冬天,何道平騎摩托車從縣城回家,在鄉道一處僻靜拐角,發現了一個被包裹得嚴嚴實實的嬰兒。擔心孩子被凍壞,何道平將他背回了家。“這是天賜的禮物。”他說,因為自己與愛人一直沒有生育兒女,夫妻倆便決定收養這個嬰兒,取名“何俊”。

  然而收養何俊不久,何道平便碰到了難事。何俊身上沒有出生醫學證明,這導致何道平沒法為他上戶口。上不了戶口,沒有身份證,也就買不了醫療保險。“別個帶娃娃看病,能報銷,我只能支付全部費用。”何道平無奈地說。

  由于何道平一年大多數時間在外打工,再加上何俊年齡尚小,給孩子上戶口的事情就一拖再拖。

  轉機發生在2018年7月15日。“兩不愁三保障”回頭看大排查工作人員昝宗翰、唐壽舉來到何道平家。昝宗翰回憶,排查時,他們發現戶口本上并沒有“何俊”的名字。隨后,他們在系統中查詢,同樣沒有找到何俊,證明這個娃娃是黑戶。

  當晚,昝宗翰便將這個問題反饋給火花村,要求村黨支部書記馮德勇立即著手整改。但想解決何俊的黑戶問題,遠比他們想象得難。

  “這其實是兩個問題。”馮德勇說,一個是何俊的戶口問題,另一個是何道平收養合法性的問題。為此,他帶著何道平先后去了鄉鎮派出所、縣民政局等,對方告知他們,需要先在報紙上進行公告。公告期兩個月,這期間如果沒人認養何俊的話,才能辦理戶口和正常的收養手續。

  2019年9月16日,公告期結束后,何俊的戶口也辦了下來,正式成為何道平夫妻合法養子。“有了戶口,也給孩子買了醫保,上學、看病都不愁了。”何道平欣慰地說。

  何俊的身份證顯示,出生日期是“0916”。馮德勇說,上戶口那天,何道平問他孩子生日選哪天合適,他建議就用戶口辦下來的日子,“是‘兩不愁三保障’大排查,讓娃娃‘重生’。”

  由四川省交投集團啟動的“四川扶貧產品進高速(服務區)”項目,打造“服務區+扶貧”的運營模式,已經取得很好效果。圖為雅西高速公路與涼山彝族自治州越西縣共同開辟的滎經服務區扶貧專柜。 張國防 攝(視覺四川)

  新探索

  印上“四川扶貧”標識 涼山苦蕎賣得更俏了

  【攻堅部署】

  2019年2月,國家知識產權局商標局公布12件“四川扶貧”集體商標的“注冊公示”,標志著“四川扶貧”集體商標被核準注冊,商標專用權受法律保護。截至2018年12月13日,已有21個市州1817家企業(含農村新型經營主體)和4124個產品通過審核使用“四川扶貧”商標。其中,88個貧困縣審核通過1155個企業,用標產品數達2705個?!醣緢笥浾?寇敏芳

  【攻堅故事】

  “專門賣扶貧產品的店,感覺挺特別的,買點產品回去做伴手禮。”2019年12月29日,四川扶貧產品成都東客站直銷店門庭若市,西安游客王海濤采購了涼山苦蕎茶,打算贈給親友。

  一包印著“四川扶貧”標識的苦蕎茶,原料來自昭覺、美姑等貧困縣的田間地頭,經過企業生產加工,走向大市場,凝聚著大涼山群眾的脫貧期待。

  這其中,“四川扶貧”公益商標成為連接產銷的橋梁。它是如何助推脫貧攻堅的?

  過去,貧困地區農產品與市場對接不暢、流通成本高。這一問題隨著省里一項創新舉措迎刃而解:2018年4月,我省創新扶貧產品銷售體系,設立“四川扶貧”公益性集體商標,貧困村產品都可申報。申報成功后,在政府推薦下可優先進餐企、進超市、進機場、進機關、進社區、進網絡銷售……

  這包苦蕎茶就是“四川扶貧”產品之一,由涼山州惠喬生物科技有限責任公司生產。2018年10月,該公司成為首批商標的使用者,隨即為旗下兩個品牌更換包裝,除企業商標外,“四川扶貧”商標也被打印在外包裝上。

  “過去,產品都是我們自己找銷路,渠道相對固定、狹窄。”公司副總經理吳寒玉說,貼上“四川扶貧”商標后,政府大力推廣,市場很青睞。以即時沖泡茶飲的新品牌“蕎多飲”為例,2019年公司陸續接到幾筆企業定制大單,最大一筆超過10萬杯。

  銷量提升,采購水漲船高。大涼山深處的昭覺縣日哈鄉古爾以打村也成為“四川扶貧”商標的獲益者。貧困戶吉克阿牛種植1畝多苦蕎,以前種植粗放,收成不高,苦蕎賣不起價。2018年6月,涼山州惠喬公司和日哈鄉簽訂協議開展定點收購,并優先收購吉克阿牛等貧困戶種植的苦蕎。未來,將通過引進新品種提升苦蕎產量,通過開發新技術提高作物利用率。

  “‘四川扶貧’給我們帶來更大市場,我們也希望反哺貧困地區,實現雙贏。”吳寒玉說,2019年公司和美姑縣和豐農業投資發展公司合作,以“蕎多飲”生產線為基礎,按照成本價與美姑合作生產新品牌“美姑美”,產品打雙品牌+“四川扶貧”商標,銷售收入歸美姑當地公司,通過產業合作方式,進一步提升當地的生產加工水平。

  廣元市劍閣縣柏埡鄉井泉村村民在東西部扶貧協作“就業扶貧車間”內組裝鞋盒。 唐彪 攝(視覺四川)

  新階段

  腳踏實地甩窮帽 仰望星空奔小康

  【攻堅部署】

  2019年以來,我省緊緊圍繞藏區“貧困縣全部摘帽”年度目標,增添措施加力推進。鎖定藏區三州9縣和甘孜州雅礱江上游24個深度貧困鄉鎮的特殊困難問題,安排資金1.1億元,按照每鄉450萬元的標準對標補短;在住房安全、產業發展、教育衛生、基礎設施建設等方面作出特殊安排和傾斜支持;強化藏區地方病防治,不斷深化包蟲病綜合防治試點、大骨節病防治成果鞏固。

  【攻堅故事】

  曾矛 川報觀察記者 侯沖

  39歲的四郎曲燈,是典型的康巴漢子。1.85米的身高,走起路來虎虎生風,黝黑面龐下,一雙大眼炯炯放光。

  曾經的四郎曲燈,眼里卻無光,是稻城縣傍河鄉自龍村公認的貧困戶。兩個娃娃上學,妻子患病,生活的重擔壓得他喘不過氣。

  “當時他家只有一層平房,院壩里頭常年塵土飛揚。”自龍村第一書記阿友說,就在這三四年間,四郎曲燈一家蓋起了三層樓的藏式新居,院壩全部抹了水泥,還新建了一個牛圈。

  談到四郎曲燈一家的變化,阿友用8個字形容:腳踏實地、仰望星空。

  腳踏實地就是踏踏實實、勤勞肯干。成為建檔立卡貧困戶后,孩子上學有了保障,妻子在縣內看病只需自付5%的費用。沒了后顧之憂的四郎曲燈放開手腳大干一場,他參加了村里組織的技能培訓班,學會了砌墻技術,跟著工程隊在縣里打工,每天能收入140元。

  2018年,四郎曲燈的兩個孩子從中專畢業。先后到縣城打工,每人月收入都在3000元以上,一家人生活得到極大改善。

  四郎曲燈也有顧慮,“砌墻抹灰終是體力活,而且東奔西跑顧不到家。”他琢磨著,雖說眼下脫貧沒問題,但要實現長久增收卻不容易。

  雪域高原上的星空,讓四郎曲燈有了新的想法。

  “我們正準備打造‘星空小鎮’。”傍河鄉鄉長扎西介紹,隨著高海拔宇宙線觀測站、圓環陣太陽風射電成像望遠鏡等項目相繼選址稻城,給距離縣城僅6公里的傍河鄉發展星空觀測旅游帶來契機。

  扎西謀劃著,利用自龍村村民閑置農房做星空觀測接待。“如果一年來1000人次的話,保守估計能讓全村116名村民人均增收近1萬元。”

  聽到這個消息,四郎曲燈第一個報了名。“我家有三層藏房,除一層自用外,二層和三層都可以隔出房間接待游客。”他說,之前一些游客到村里看星星,只能住帳篷。如果有了固定的房間接待游客,那么即便是冬天,也能吸引星空愛好者前來。游客來了,家里的原生態牦牛肉、蟲草等農牧產品就有了銷路。

  2019年12月28日晚,火爐旁,四郎曲燈和妻子盤算著明年如何裝修房屋,他們還準備報名參加廚師培訓。

  室內,火苗跳躍,溫暖如春;窗外,星輝滿天,燦若未來。

  新臺階

  村民不到田間地頭 票子就可拿到手頭

  【攻堅部署】

  2019年,浙粵川三省東西部扶貧協作持續深化。川浙、川粵高層互訪6次、累計13次;到位財政性幫扶資金29.45億元、實施幫扶項目992個;四川選派干部、專業技術人才到浙江、廣東掛職鍛煉和學習交流,三省聯合培訓干部和專業技術人才83868人次;累計組織29.28萬名貧困勞動力到浙江、廣東就業;引進浙江、廣東275家企業到我省貧困地區投資興業助貧;今年浙粵兩省幫助銷售四川貧困地區農產品21.46億元。

  【攻堅故事】

  川報觀察記者 羅之飏

  2019年12月28日一早,吉補羅達騎上電動車從馬邊縣城動身出發,一路上,新鋪的水泥馬路蜿蜒起伏,不出一小時,他便到達老家所在地蘇壩鎮越勝村老屋基組。

  一個月前,吉補羅達給家里5月種下的43畝藤椒施了肥,這幾天,一陣寒潮讓他擔心起這些還未長大的苗子。“這些都是我們未來的希望。”看到地里的藤椒樹長勢良好后,吉補羅達松了一口氣。

  2019年上半年,東西部協作扶貧中,對口幫扶馬邊縣的浙江省紹興市越城區把85%的幫扶資金安排到產業發展上,蘇壩鎮依據當地氣候條件,申報發展藤椒產業,吉補羅達整理出家中空地,種下一批藤椒新苗。

  種下新苗后,吉補羅達卻時常不能下地照看。2018年年初,大兒子到了上小學的年齡,為了讓他接受更好的教育,吉補羅達忍痛將“還未捂熱”的易地扶貧搬遷新房租給了同村鄰居,舉家到馬邊縣城租房。

  “不管多忙,每半個月或最多一個月,我或者我老婆都要回鄉照看這些新苗子。”吉補羅達說,雖然外出挖筍每天能掙200元,但這和當工地小工一樣都不穩定,不是長遠辦法。好在地里會慢慢產出東西,讓吉補羅達心里踏實了許多。

  讓吉補羅達充滿信心的,不僅是單純的產業幫扶。

  蘇壩鎮越勝村第一書記黃秀川告訴記者,除了每畝地給與1600元補貼外,流轉土地的村民還可以獲得每年300元流轉費,“我們還建立起農戶自種和‘農戶+合作社’兩種種植模式,村民可依據自身情況選擇。”

  由于平常不住在村里,吉補羅達選擇了“農戶+合作社”種植模式,待藤椒新苗第3年投產后,合作社將統一上門收購,同時實行價格保底,初步預計每畝地村民可增收800元以上,“村民不到田間地頭,票子就可以拿到手頭。”黃秀川說。

  不僅如此,藤椒的施肥、除草、撒藥、采摘等一系列種植環節村民均可參與“打零工”,自己拿工資給自己種地,這讓今年將脫貧的吉補羅達有了長效致富的動力和信念,除了照看好自家種植的藤椒,合作社一有用工需求,他都積極參加,“在自家田間地頭一天就能掙100元,不比外面打工差!”吉補羅達高興地說。

共有1頁 當前第1頁        

在线卡五星麻将 广西 选五开奖结果 好易配资 陕西11选5任五推荐号码 彩票网 彩乐乐15选5专家杀号 广西快乐十分开奖搜索 中国福彩快三官网下载 股票开户要收费吗 澳门十大赌场排名 大盘股票走势